让发电企业增加煤炭主业能够加强国家对煤炭资

发电企业为何将煤炭开采当成自己的重中之重?这会引发煤炭供需格局的大洗牌吗? 随着社会化分工的日益专业化行业细分、各司其职成为企业提高效率、加强系统管理的重要途径。然而中国的发电企业却是另一番景象他们不仅没有成为单一的电力提供商还将触角伸向了其他领域并分别念起了自己的“煤炭经。 2010年五大发电公司的工作会议除了提出新一年的发电目标之外煤炭资源的获取也成为他们工作的重中之重。自政府淡出煤炭订货会之后煤电供应链条更加脆弱加强煤炭的自给控制更多的煤炭资源进而实现煤电一体化便成为五大发电企业的当务之急和不二选择。 纷纷渗入 在年初召开的年度工作会议上华能集团总经理曹培玺提出了新一年的煤炭目标即完成煤炭产量5686万吨同比增加29%新增煤矿产能要超过1500万吨。此外还将推进煤炭物流体系建设加大对下游铁路和港口的投资进一步打造煤电运一体化的产业链。这家中国最大的电力提供商在2009年煤炭产能已经实现了75%的跨越式增长这一年其新增煤炭产能2048万吨总产能达到了4772万吨。 早在2008年10月华能集团就从甘肃省国资委手中获得了甘肃第一大煤炭集团华亭集团40%的股权成为其第二大股东。2009年6月华能再次获得来自甘肃国资委9%股份的划转从而实现了对华亭煤业的控股。为此华能准备了一份高达300亿的投资计划在甘肃建设煤、电、运一体化基地。 华电集团2010年提出的目标更为直截了当他们不仅要在今年完成3100万吨的开工目标更要“抓住今年国家推广煤炭资源整合重组的机遇尽快占有煤炭资源当务之急就是加快推进公司控股的几个战略性大煤矿开发尽快形成产能。” 而在2009年7月华电集团全资子公司山西茂华能源投资有限公司分别收购了山西朔州万通源二铺煤业有限公司和山西东易忠厚煤业有限公司70%股权两煤矿的煤炭保有储量近2.9亿吨可采储量超过1.3亿吨。 与上述两家相比中国电力投资集团更是雄心勃勃它是五大发电集团中煤炭自给率最高的一家2009年中电投集团共耗煤1.2亿吨同期产量为4300万吨自给率达到了30%。 但他们对这一比例显然并不满意其总经理陆启洲在两会期间表示中电投今年煤产量预计达到5400万吨自给率要达到40%且今后将以平均每年800万吨的增量增长。到2015年中电投集团煤炭自给率将达到50%。 除了在国内加大煤矿的开采力度中电投还将目光转到了国外据报道2010年2月中电投与澳大利亚一家私人煤炭企业达成协议后者在今后的20年中每年向前者提供3000万吨煤炭。 在这种形势下其它两家公司――大唐集团和国电集团当然也不甘落后自2007年9月大唐集团从内蒙古胜利东二号矿实现煤炭零突破之后2009年2月又成立了大唐集团煤业有限责任公司专门对大唐集团的煤炭项目实施集团化、专业化管理。国电集团也把煤炭综合产业看成了集团战略调整的重中之重提出2010年控股煤炭产能达到4500万吨的目标并重点投资了大型煤矿、煤电一体化及与煤炭资源开发配套的发煤站、集散站、铁路、港口、码头、船队等项目其投资力度丝毫不逊于其它公司。 被逼无奈 作为发电企业其主业和本职工作自然是为社会提供充足的电力供应但他们之所以纷纷进军自己并不占优势的煤炭行业用业内人士的话说这“实属被逼无奈”。 自煤炭市场化以来电煤价格就呈上涨趋势这给消耗了全国一半以上煤炭的发电企业带来了巨大的成本压力。相比之下我国的电价却在过去的十年中涨幅较小发电企业的亏损压力越来越大。 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原秘书长王永干告诉《能源》杂志记者正常情况下电煤价格波动20元电价就应该有1分的浮动但是从2003年到现在电煤的价格已经上涨了一倍但电价却上浮了不到1毛钱。“这种交易成本的大幅提升让电力企业难以承受”王永干说。 在这种情况下国家相关政策的逐步调整为发电企业涉足煤炭提供了方向。2007年国务院国资委提交的《中央企业布局和结构调整指导意见》将“鼓励发电企业向综合能源的公司方向发展”的提法让发电企业开采煤炭的做法不再遮遮掩掩随后国家发展改革委和国家能源局在煤矿企业兼并重组调研报告中提出的“鼓励电力等大型企业兼并重组煤矿实现煤电一体化经营”使发电企业开采煤炭的政策更加明朗化和“合法化”。 国务院国资委公开资料显示目前除了中电投外华能集团、大唐集团、华电集团和国电集团的主业都已经加上了“与电力相关的煤炭等一次能源开发”一项。 由于购煤成本占到发电成本的七成以上发电企业自产煤数量的增加无疑给企业带来了众多的好处自有煤炭资源不仅可以保证企业自身供应摊低燃煤成本而且随着煤炭自给率提高电力企业的议价能力也一定程度上得到了增强。 “短期看发电企业开采煤矿有利于企业自身平衡市场风险长期看对国家煤炭储备机制是一个有益的补充对社会的煤炭价格也会起到一个平衡的作用。”王永干说。 中电联统计部主任薛静认为国家之所以为发电企业在开采煤炭方面开绿灯是因为国家想利用五大发电加强对资源产品的控制进而有利于国家在协调政策和应急过程中变被动为主动。“中央企业加强对资源性产品的控制今后将会是一种趋势”薛静对《能源》杂志记者表示“至少20年内我国以煤为主的国情不会有结构性的改变煤炭作为资源性产品放开之后肯定是不行的以往的经验也验证了放开的后果。让发电企业增加煤炭主业能够加强国家对煤炭资源的控制”。 “之所以近几年煤炭价格一直波动较大供不应求就是因为国有企业对煤炭的控制太少了”薛静说“全国每年产煤30亿吨其中中央企业神华和中煤加起来才4亿多。当国家出现紧急情况的时候比如冰雪灾害、地震、奥运会等重大事件时中央只有这4亿吨可控煤国家调控的力度和空间太小了对国家来说风险太大。从这个角度说发电企业开采煤矿有利于煤炭的安全供应。” 风险难化 但毕竟采煤不是电企的强项让并不精通煤炭开采的发电企业采煤也会带来了一系列问题和风险。 一位业内人士这样形容“如果说煤炭是电厂的粮食原料那么电厂管理者是厨师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缺煤时电厂难以运营但让厨师去农场管理耕种庄稼时也需要一个很长的学习适应过程。” 这位人士曾撰文指出一般来说煤炭项目从开采到批量生产大致需要三年左右的建设周期这期间只有投入难见产出而发电企业投资煤炭的初衷本是为了企业尽早整体赢利现在陡增新的阶段性经营包袱必将考验发电企业在投资建设期的承受能力。与此同时煤炭行业也是一个高投入项目对本就处于亏损状态资产负债率较高资金紧张的发电集团来说企业融筹资也是现阶段的一道坎。 另一方面经过多年的开发优质的煤炭资源已经被各个煤炭公司瓜分殆尽。电力集团拿到的资源多在新疆、甘肃、宁夏等地如华能集团控股的华亭煤业位于甘肃运输存在困难或运输成本很高。有的资源则以发热量不高的褐煤为主这也是电力企业同时大力发展煤化工的原因。 中电投总经理陆启洲也坦言发电企业涉足新的领域管理成本会上升加之电力集团进入煤炭领域较晚拿到的资源都不是优质的资源。“但即使如此管理成本也远远低于交易成本”陆启洲说。 对此中电联前秘书长王永干表示发电企业由于受到人才、技术等方面的制约他们多与煤炭企业合作开采。但从长远来看随着煤炭数量的增加他们可能采取两种途径利用煤炭一是用铁路将煤炭运输出来然后用于发电或销售另一种是建立坑口电站然后用特高压把电力输送出来。 尽管发电企业加大对煤炭资源的控制从企业自身和国家控制资源产品角度都是有益和必要的但在中电联统计部主任薛静看来这种做法却有失公平不利于市场竞争机制的培养因为“发电企业不仅控制了电力还控制了其他行业的垄断资本”。 “对发电企业来说当然是划算的通过控制煤炭它可以降低成本减少损失但从培育市场竞争角度来说如果电力企业控制了很大一部分煤炭的话对水泥、钢铁等同样消耗煤炭的行业而言显然是不公平的。”薛静说。 “再比如同样的电解铝企业发电企业用自己的煤炭发电然后做电解铝它的成本要远远低于其他电解铝企业这对于培育正常的市场竞争没有好处因为这样大家没有站在同一个平台上竞争对其他企业来说显然不公平也破坏了已经成熟的市场化规则。” 薛静表示“我不反对国家加强对资源产品的控制但关键是让谁来做的问题是煤炭企业还是发电企业这一点值得商榷。” 对于随着电力企业煤炭产能的释放可能会导致全社会煤炭产能过剩的忧虑薛静则认为这纯属多虑“我国的煤炭资源量是有限的国家让发电企业开采煤矿就不会让地方上开采因此发电企业采煤并不会导致煤炭过剩”薛静说。

日前有媒体报道,经山西省煤矿企业兼并重组整合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核准,华电国际的全资子公司山西茂华能源公司拟将山西朔州的9处煤矿重组整合为4处。据介绍,此次收购完成后,华电国际在山西的矿井生产能力将超过500万吨/年。而2010年全国煤炭产量50强的入围门槛也仅为772万吨/年。

事实上,像华电国 际这样的电力巨头,在山西等产煤地区大手笔购进煤矿绝非孤例。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09年年底,中电投拥有煤炭产能5015万吨,华能煤炭产能4408万吨,大唐也达到了700万吨。山西省电力行业协会副理事长李建伟告诉记者,目前电力集团所拥有的煤炭产能已近2亿吨/年,而全国电企一年的煤炭消耗量为15亿吨左右。

电企赴晋“跑马圈地”

“到上游去!”这是目前国内电力巨头们为突破煤电困局,而集体发出的呼喊。事实上除去呼喊,拥有巨大资金和政策优势的电力巨头们,已经积极行动起来。

近日,有媒体报道华电国际旗下公司,通过资源整合收购了山西朔州万通源二铺煤业公司和东易忠厚煤业公司各70%股权,收购标的的煤炭产能为135万吨/年,煤炭保有储量近2.9亿吨。此次收购完成后,华电国际在山西的矿井生产能力超过500万吨/年,较之前公告的所属山西煤矿的产能135万吨/年,大幅度提升了近3倍;对应煤炭保有储量共计约9.7亿吨。而华电国际为国内五大电力集团之一——华电集团的旗下企业。

今年上半年,华润电力执行董事王小彬在一次股东会后向媒体表示,“公司今年上半年会在太原地区并购19个煤炭项目,预料今年煤炭总产能将达300万吨,再加上公司吕梁地区900万吨的产能,和来自其他地区的400万吨煤炭,今年华润电力的煤炭总产量可达1600万吨,明年将升至2300万吨。”华润电力被称为国内电力行业的四小豪门之一。

今年3月,五大电力集团之一的国电电力和山西省煤炭运销集团共同投资组建了山西煤销国电能源有限责任公司。该公司负责对山西省左云县27座煤矿和大同县l座煤矿实施兼并重组。重组后煤炭保有储量10.3174亿吨,核定产能870万吨/年,预计到2011年,该公司产能将实现1000万吨/年。

在今年9月16日举办的第三届中国国际能源产业博览会期间,山西省政府提出支持华能集团以控股方式整合太原东山煤矿有限公司。而东山煤矿位列2010年中国煤炭企业100强,华能则是中国五大电力集团之一。

此外,有消息称,中电投集团已决定在山西投资建设晋北、晋东南煤电外送基地。中国大唐投资建设晋东南、晋北煤电外送基地。

收购煤矿“自我救赎”

李建伟认为,电力企业纷纷向上游延伸产业链,是因为目前“火电企业亏损严重,买煤矿可以增加电煤自给率,从而缓解高煤价给电力企业带来的成本压力。”

11月30日,中国电力联合会统计部部长薛静告诉记者,由于受目前煤电价格未理顺、煤炭涨价等因素影响,国内主要火电企业亏损加剧,华能集团、大唐集团、国电集团、华电集团和中国电力投资集团这五大电力集团亏损面高达50%。这意味着五大电力集团下属的半数火力发电厂深陷亏损泥沼。

由于物价总水平偏高等因素,此前国家为解决“市场煤,计划电”而提出的“煤电联动”机制却一直没能顺利运行。在目前这种困局下,产业链并购被寄予了厚望。

让发电企业增加煤炭主业能够加强国家对煤炭资源的控制新葡萄京官网开户注册,中电投拥有煤炭产能5015万吨。煤炭行业专家李朝林说,“发电集团向煤炭行业延伸,收购煤矿,可以分享煤炭行业的利润,稳定成本,能够通过一体化经营来完善产业链,减少企业亏损。”

2008年国家发改委能源局曾首次提出鼓励电力等大型企业兼并重组煤矿,实现煤电一体化经营。今年8月25日在国务院召开的常务会议上,国家再次强调:鼓励电力等行业企业参与兼并重组。“现有体制下,电力企业煤炭自给率的提高对企业和国家都有好处。电企加快涉煤,可以有效缓解‘煤荒’现象。”中国科学院战略问题咨询研究中心副主任周城雄表示。

靠不住的“救命稻草”

对于电力企业纷纷涌入煤炭开采领域,国信证券电力行业资深分析师徐颖真认为:“这是目前政策下,电力企业延伸产业链的必然之举,但是中间的投资风险也不可忽视。”

事实上,电力企业目前在山西所参股和控股的煤炭资源,占整个山西资源总量的比例并不大。今年6月末,山西省煤炭工业厅规划发展处苗还利处长在接受省内媒体采访时表示:“这些企业的收购总产量较小,并不会影响山西的煤炭产业格局。”

就全国来看,中电联统计部主任薛静也表示:“电力企业煤炭产能虽然增长很快,但目前所占比例并不大。”

即使在发电企业占据优势的内蒙古,其所控制煤矿质量一般都属于发热量3000大卡左右的劣质煤。“目前电力企业所获得的煤炭资源多数为褐煤,煤质较差。”李建伟认同上述说法,并解释道,“由于电力企业在采煤方面缺乏经验和足够的专业人才,所以在煤炭勘测、开发利用方面都会遇到问题,开发、运营成本不小。”

李建伟个人并不赞同目前电力企业大量参股和收购煤矿的举动。他形象地举例说,“一家饭店在物价高涨、蔬菜供应紧缺时,依靠开垦菜园解决了吃菜问题。于是全市的饭店都效仿它,开垦起了菜园子,可事实上,这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他认为,“理顺煤电价格,顺应市场经济发展规律,才是解决煤电矛盾的处理之道。”

本文由新葡萄京官网开户注册发布于农业,转载请注明出处:让发电企业增加煤炭主业能够加强国家对煤炭资

相关阅读